小越勇輝&樋口日奈 稽古場対談 节选

【采访翻译】小越勇輝&樋口日奈 稽古場対談 节选

--听说小越的“大雄”这个角色是由松田诚社长亲自向导演推荐的?

小越:是的,当听说得到了大雄这个角色时,惊讶于哆啦A梦也要演舞台剧?无法想象。但是彩排之后渐渐有了实感。我私下挺呆的,周围人也说这点很像大雄。

--对于静香这个角色呢?

樋口:我是角色发表前被突然叫去谈话。当时心里还在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事要被骂了。没想到对我说哆啦A梦要演舞台剧,让我试试静香的角色。我的脑袋当时就一片空白。哆啦A梦舞台化?我演静香?

--听鸿上导演说,樋口小姐对平时的小越的评价是“愁眉苦脸”。

樋口:真的是这样的。这次是我与小越前辈的第一次合作,然后在看了他以前出演的作品后惊呆了,完全就是不同的人啊...觉得他太厉害了。但是,在看到他平时很普通的一面后又安心了,还是很有人情味的。

小越:这句话,我经常被这么说啊,我本来就一直是个正常人类好吗!(笑)不过我确实比以前爱说话了。

樋口:以前出演过舞台剧『帝一の國』和乃木坂46「墓場、女子高生」,这次的角色与之前相比完全不同...但是,小越前辈人很好,从他那里得到了许多意见和建议。

小越:其实她和我妹妹同龄。所以,她对我来说就像妹妹一样可爱。有时看到她被指出错误后苦恼的样子就会跟她搭话问“喂,你怎么啦?”,偶尔在她遇到困难时安慰她“这种事情也不是马上就能想明白的”

--...小越桑真是发挥了哥哥的特质呢。

樋口:是的!是一位非常好的哥哥!而且还是一位认真的,高要求的演员。听说之前演了很长时间的龙马,那该是怎样的闪闪发光啊,还想着会不会很难相处呢。结果,完全没有那回事...。

小越:你这是说我平时就不闪闪发光吗(笑)。

--那么小越都给过你怎么样的意见呢。

小越:不不,那不是意见。只是随口一说。

樋口:...在我没有把台词说好的时候,他就说“这句台词就不要了吧”之类的。

小越:诶等等,怎么说的我好坏一样。(笑)

樋口:那个……解释起来好难啊……。

小越:唉……有时会觉得“这句台词很难说”。然后在找原因的时候,不能只考虑说这句话时的心情,也要看表演对手的台词,从整体的流程来看,说不定是因为这句话在对话中的衔接作用不大,所以才很难讲出口。那么在这种时候,考虑到整体的连贯性,就建议你去掉这句台词会不会好一点呢?

樋口:对,就是这样!

小越:你说话也省略太多了吧(笑)。

樋口:我不擅长解释说明啦,这下有点糟糕呢(笑)...那个,刚刚那一段能不能当成是我说的?

小越:算了,就给你吧。

樋口:好的!请记者你就这么写啊。

(记者:因为这段对话太有趣了,我就按照原话记录下来了。)

--小越对樋口的印象是怎样的呢?

小越:没有因为自己是爱抖露不是演员而偷懒,真的非常认真的努力的在接受和学习,连我都想给她应援了。我能够帮到她的地方很少,如果可以的话很想帮她做。但是,只一味地灌输她自己的意见是不行的。我所说的也只是众多可行性中的其中一种。所以要有自己的思考,吸收对自己有用的部分然后...我怎么又说教起来了。

樋口:就是说嘛!(笑)

--我懂了,小越并不是在提意见,只是说出来自己的想法。

樋口:是的!“作为我个人的意见听一下啊”他总是这么对我说。

小越:说太多的话对方也会感到困扰。不想用自己的想法约束别人。

樋口:所以这让我学到了很多。我知道勇辉前辈一直都有在考虑很多东西。他讲了很多让我印象深刻的话。当我思考自己的事情精疲力尽时,他对我说:“不要只看着眼前的东西,从整部作品的角度好好想想”。在我失落的时候也会来找我搭话,相反有时又会任由我自由发挥。真的是有好好观察周围的人啊。我还做不到去关心考虑其他的事情,但是他让我学会了从整个作品的角度出发思考问题。

--是一位很好的前辈,座长。

樋口:是的。演技也很棒,被威压吊在空中的动作就像真的被强风吹起来了一样。

小越:被吊起来那一段啊,因为是被吊着的,自己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。

樋口:还有唱歌也相当厉害,绝对不会走调。我明明身为爱抖露,都被震惊到了...所以最初的时候看到他就觉得,这是一个多么厉害的人啊。但是,他永远是最早赶到彩排现场的,肯定在背后做了很多努力。不过他肯定不愿意自己说出来,我知道。

小越:...不不不,我知道自己很努力。

评论
热度 ( 7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