ミュージカル刀剣乱舞 回想録 厳島神社 小越勇輝部分(全)

原文上https://www.weibo.com/p/1001604081694788428850

https://www.weibo.com/p/1001604082031729454527

ミュージカル刀剣乱舞 回想録 厳島神社 小越勇輝部分(上)

至今为止有过无数一生一次的经验,但还是没想到竟然能够站上严岛神社这个舞台。既不敢相信,又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好。即使现在回想当时,也说不出除了“真厉害”之外的话,我们真的做到了呢,这一切就像做梦一般。
公演的前几天,白天我们混在一般参拜者中去看了严岛的高舞台,然后当晚就在那个舞台进行了彩排,站在一般人无法体验的高视角眺望到了海上的大鸟居,感受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,仿佛自己要被吸进去一样……这时才真正明白了这个地方的特别之处,能在这么厉害的地方进行表演,音乐剧刀剑乱舞真是厉害呀。
公演当天,不论观众还是刀剑男子们都很紧张,但是我反而出乎意料的冷静。从眼前的鸟居得到的,和从站上高舞台后涌上来的力量一起,使我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也涌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一般。第一次在室外公演,当唱起第一曲的「まほろばに」后,我将内心的自己完全解放出来,那感觉相当好呢,那是一个感受到了神秘力量的瞬间。
其实彩排时发现的不安因素有很多。严岛公演时刚好也在进行着天狼传的公演,所以我们的彩排时间并不多,然后彩排的地方虽然有按照严岛高舞台的尺寸来搭建,但是周围的平地舞台却只能通过图纸来确认,这样的话在各个舞台间移动所用的距离也只能靠自己的想象了。这还不算,临场彩排的当天竟然下起了雨。但是,一旦开始了,这样那样的担心竟自然而然地消失了。结束后听大家说,公演当天连风都没有刮。这样不刮风的日子,在严岛神社似乎很少见呢,我们的这场公演应该是被神明守护着的吧。

——身处在变化中才能感受到的有趣

幕末天狼传3个月进行了60场公演,加上上海公演的话就更多……。能够顺利结束这段漫长的公演,并且能够每次都保持着新鲜的心情去表演,这多亏了到场的每一位观众。然后就是作品本身的力量,和剧本的力量。说到底,这并不只有表演,还有杀阵歌曲和舞蹈。从物理的角度来看,在彩排时要做的,要记住的真是数不胜数。就算如此,彩排的日子也很有限,这次的刀剑男子里,有人是第一次挑战跳舞与唱歌。大家彩排时真的相当辛苦。在这样痛苦的每一天之后总算迎来了初日,最初大家都是拼了老命的感觉。
但是,随着公演数的增多,有时会从对方身上发现从没出现过的感觉,自己也有作为堀川国广至今为止都没有过的感情涌上来。根据当天观众的反应,大家的表演而随之变化的日子也有很多。因为我也身处其中,所以到底有没有随着公演而成长我并不知道,但是时不时能够感受到的变化我觉得很有趣。关于舞蹈和歌唱,从糟糕变好这都是肉眼能够看到耳朵能够听到的不是吗。随着公演的进行,边看着大家一点一点地进步起来,边信任着他们。
看着茅野导演想要让大家的剧情表演部分更加精彩,但无奈分给剧情的彩排时间太少而苦恼不已的样子。因为这次故事中心的是虎徹两兄弟,所以彩排也以他们两人为重点。我以前也与茅野导演合作过,我必须要自己考虑自己能够做到的部分,从哪里出去会比较有趣这样细节的部分开始,每天每天都在寻找各种可能性。他是我最喜欢的一位导演,我知道他之所以不会对我的部分交代太多是因为充分地信任着我,所以我绝对不能背叛了他的期望让他失望。

严岛写真集 小越勇辉部分(下)

——竭尽全力培养两人的默契

饰演堀川国广时,一直很在意让自己不要偏离角色。当全部彩排结束后,我发现堀川可爱的一面渐渐多了起来。但是,在原作游戏里面则有像“偷袭,暗杀,都是我的拿手好戏”这样的台词,我觉得他应该在战斗时有着非常冷静又无情的一面。虽然是个爱操心的人,但是对周围的人事物又都保持着恰当的距离。从『選ばれぬ者』的歌词里就可以看出来。1部的剧情一直有讲到关于真品和赝品的事,而堀川国广自身到底是赝品还是真品好像并不清楚。正因为这样,他可能有时也会感到孤独吧。
我与饰演和泉守兼定的樟太郎一起决定,在舞台上要尽力给大家表现出两人的亲密关系。彩排刚开始时,因为我怎么也做不到突然与他变亲近,所以我就时不时地把堀川的台词说出来,然后比我年幼的樟太郎就会二话不说地开始配合我……。渐渐地,在我们这样突如其来的配合之下,自然而然地,两人的关系就亲近了起来。严岛神社公演也是,在两人都没有事前商量的情况下,很自然地就产生了那种感觉吧。

——只有那天才会诞生的东西

60场公演...每一场对我来说都是全新的挑战。为了保持自己的热情,每一次即使是非常细小的部分,也会自己进行修改,让每场表演都有不同的感觉。如果都是用同样的方式来表演的话,不论观众还是自己都会厌烦的吧。一边公演一边发现可以尝试着改变的部分,想着这样做的话可能观众更能接受吧,就会在下一场公演上尝试着做。
我特别喜欢与大和守安定一起的场景,比如本来是要去潜入新撰组的安定那里听取情报,但是无意中发现安定藏了解药,就追问他是不是要给冲田,安定说完“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呢”之后,再说一句“相信我”之后就离去了。这个场景,我一直是在旁边安静地听着,但是某天的某场公演我听安定说完“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呢”之后,自己就加戏说了一句“但是……”。然后,鸟就当场被我给吓到了……看着他这么真实的反应,我的感情也不由得产生了变化,这样的交流我觉得很有趣。
歌曲表演时也一样,1部的『理由の在処』这首歌,会临时决定当天是用诉说台词一样的方式还是其他方式来演唱。但是,有时事前决定更改的地方,也会根据当天的具体情况来取舍,如果觉得前后穿插不自然就会放弃,如果觉得当天观众的反应更适合那一种的话就会马上进行改变。临时自己更改台本也是演舞台剧的一种乐趣呢。即便如此,每次和鸟一起改戏也都是提心吊胆的。虽然两人事前会商量今天要这样那样做,但却经常是最后演出来的跟说好的不一样。每次两人这样一起做都会发现很多新的可能性。
但是,很久之前的自己却认为不和台本上写的那样表演的话是不行的。努力复制着台本上的表演,曾经也这样拘束过自己。参加各种演出累计经验后,接触了更多的导演之后,自己的思考方式也产生了很多变化。当然,首先要把最核心的部分传递给大家,在这上面的努力从来没有过改变,想更加珍惜只有那天才会诞生的东西...我抱着这样的想法,站在舞台上。

(完)

小越勇辉应援站译制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43 )
TOP